徐州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意甲 > 正文内容

那些热血飞扬的日子(我的极品女老师)最新章节_ 第六千四百八十九章 保护阿姨!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徐州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秦滔赶紧扯了扯林子凡的衣袖,并且对着林子凡打了一个眼色。

    林子凡这才反应过来,虽然拍卖会已经结束了,不过周围还是有着不少的人盯着这边看呢,毕竟今天晚上我与林子凡为了那两件让林子凡感觉到恼火不已的藏品厮杀得非常惨烈血腥,几乎所有人都明白我与这位林家公子已经结下了梁子,而且今天晚上这场宴会又是已林子凡的名义举办的,我如此肆无忌惮的与林子凡对着干,他们也想看看这件事情会以什么样的局面收场。

    林子凡在鹏城非常具有地位,毕竟林子凡是林家的大公子,也是林家下一任接班人,被人在对于自己如此重要的宴会上如此搞事,林子凡又怎么可能会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反正看热闹也不要钱,在场的各位都想知道林子凡与我会发生怎样的冲突,他们都是抱着一副看好戏的心态围在周围。

    在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如果林子凡对我有着什么恶劣的表现,这难道不就是说明林子凡没气度吗?

    虽然花了七个亿拍走这么两件藏品,这估计放在谁身上都会接受不了,不过林子凡毕竟是今天晚上的永州羊羔疯那家医院好主角,要是林子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那么林子凡在众人眼中的形象就要大打折扣了。

    想到这里,此时的林子凡不得不再次露出了笑容,虽然他的心里很不甘,但是林子凡也没有任何办法。

    钱都花出去了,总要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吧?要不然今天晚上自己岂不是亏得血本无归?

    而且林子凡很清楚,此时的我肯定是非常乐意看到这一幕发生的,所以林子凡也更有理由收起自己内心之中无边的怒火了。

    “能够让大家开心就好。”林子凡笑着开口道。“反正这笔钱也是用在慈善上面,我觉得我并没有损失什么。”

    听到林子凡的这番话,我脸上的笑意更浓烈了,并且还抚掌大笑了起来开口道:“看来我说得并没有错,林少果然是一个大善人,我想林家拥有着这样的一个接班人,林家的未来会更加的光明吧?能够保持着林少这样的心态实在是不容易,其实我也想拿出这么多钱在大家面前表现一回的,我也想为灾区人民做一些好事,没想到今天晚上林少完全不给我这样的一个机会,想想也罢,把这样的一个机会让给林少这样的大善人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那我就只好等下次机会了。”

    林铁岭市治癫痫去哪家医院好子凡的眼角抽搐,林子凡都很难想象为什么现在自己都能够保持着笑容,林子凡认为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一拳头砸在我那张让人讨厌的脸上。

    林子凡可以向天发誓,他心里确实非常想这样做,这是一股很大的冲动,不过林子凡知道自己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那么今天晚上自己这一大笔钱也就白花了,而且自己还会成为所有人的笑点,说不定连林家都有可能会受到牵连。

    而且林子凡也清楚,自己就算是对我动手估计都没有任何用处,难道我还能坐在这里让他打不成?

    林子凡再次笑了笑,虽然林子凡笑容很难看,也非常的不自然,不过林子凡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在此刻保持着这个姿势,尽管这个姿势让林子凡感觉自己的脸部非常的酸痛。

    “我相信张少是好意,如果有下次的话,我一定不会跟张少相争。”林子凡继续开口道,其实林子凡的言下之意表达的是这个梁子算是跟我结下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林子凡一定会在我身上报复。

    “如此甚好!”我再次大笑道,心想深谙心理学的表姐不在身边,不然的话,有表姐的指导,今晚的拍卖还真能坑他十个亿。

    “各位还请便,我还有些事情处理就不与癫痫治疗费用是多少各位闲聊了,还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见谅。”林子凡再次开口道,不过林子凡这句话是对全场人说的。

    随后林子凡也不等我有什么反应,头也不回的与秦滔离开了此地,而在我眼里林子凡的背影怎么看都有着一股落荒而逃的感觉。

    “你心里舒服了?”坐在我身边的公孙蓝兰转过头看了我一眼,眼神玩味儿的开口道。

    “什么叫我心里舒服了?我这不是为了阿姨你才跟林子凡上演这么一出吗?我应该问阿姨你心里舒服没有。”我笑呵呵的对着公孙蓝兰开口道,在公孙蓝兰面前我当然不会将这种事情大包大揽在自己身上。

    “舒服。”

    公孙蓝兰很是畅快的开口道,倒是没有跟我争论什么,看来公孙蓝兰现在的心情确实很不错。

    “阿姨,你可别忘记了刚才你答应过我的。”我赶紧对着公孙蓝兰开口道,这种事情当然得趁热打铁,要不然这个女人回头又赖账装作什么都不记得怎么办?

    “我当然不会忘记。”公孙蓝兰再次笑了笑。

    公孙蓝兰说完这句话便慵陕西省人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懒的伸了一个懒腰,公孙蓝兰这副魅惑的样子不由得看呆了周围的大多数人,而我则是撇了撇嘴心里暗骂这个老女人还真是拥有着逆天的诱惑力。

    公孙蓝兰甚至还打了一个哈欠,继续对着我开口道:“阿姨有些累了,今天赶到鹏城还没有来得及休息呢就又出现在了这场晚会上,我想我得好好的补个觉。”

    “阿姨你还没有找好落脚点吗?”我瞥了公孙蓝兰一眼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般询问道。

    “找到了,而且刚才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住哪我就住哪。”公孙蓝兰笑眯眯的望着我开口道。

    我再次撇嘴,心想这女人还真是赖上我了不成?

    说实话,我现在越来越不相信公孙蓝兰真没有带随从保镖过来,如果公孙蓝兰真是孤身一人来到鹏城,那刚才这女人怎么一点都不给人家面子?难道公孙蓝兰就真的不担心被这里的地头蛇给做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你还不想保护阿姨我吗?”公孙蓝兰当然发现了我表情中的不对劲,瞥了我一眼如此询问道。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emx.com  徐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